推广 热搜: 公布  现场确认时间  考研调剂信息  2015考研复试 

刘易斯转折点的跨越与挑战———对日本、韩国和国内台湾区域经济进步政策的剖析及借鉴

   日期:2021-07-20     来源:www.gddx1688.com    作者:未知    浏览:493    评论:0    
核心提示:[摘要]日本、韩国和国内台湾区域分别于1960年、1980年和20世纪60、70年代通过了代表经济结构转型的“刘易斯转折点”,研究这部分国家和区域在经济进步时期和经济转型时期面对资源匮乏、劳动力不足、商品缺少竞争优势等特征采取的针对性方案,对正处于“刘易斯转折点区间内”的国内经济进步有很大的启示用途

3、韩国的经济进步经验。

同样作为“亚洲四小龙”之一的韩国,也是20世纪经济进步最飞速的国家之一,韩国于1980年通过了代表经济结构转型的“刘易斯转折点”。作为国内的邻国,韩国经济模式与其在经济转型时期的经验对正处于经济转型关键时刻的国内和东南亚大部分进步中国家来讲有非常大的启示和借鉴用途。

1997年东南亚金融危机爆发之前,韩国经济之所以能维持30年的高速度进步,重要在于选择了一条合适本国国情的经济进步道路。韩国于20世纪60年代初期果断地将内向型进步转变为以出口为导向的外向型进步,经济重心由国内转向国际,并获得了巨大成功,于1996年成为世界第12大出口国。与此同时,韩国发挥其劳动力充足、工资低的资源禀赋,大力进步以轻纺工业为主的劳动密集型产业,使得韩国经济在短期内飞速进步,并于70年代后期向资本密集型产业升级,进步重化工业。进入80年代后,经济进步跨越“刘易斯转折点”,无限供给的劳动力消失,工资率上升劳动力本钱提升,韩国提出“科技立国”口号,重点进步技术密集型产业。韩国抓住机会,大胆改革,在短短30年的时间里达成产业结构升级,加速经济进步。韩国经济于20世纪80年代通过“刘易斯转折点”,面对这一经济转型时期,韩国政府作出了一系列的经济政策调整[3]:

1.1983年后,加强力度取消进口限制,开放市场,促进贸易自由化。到1992年,韩国整个自由化率高达98.1%。

2.大力引进外资,放宽了外国人在韩国资金投入的限制。到1997年时,外国人资金投入的自由化率达到94.2%,在1148个行业中只剩下67个行业还未取消资金投入限制。1999年外国对韩资金投入总额155.4亿USD,比1998年增长了75%。

3.在金融体制方面,韩国减少指令性贷款的比重,降低政府对信贷资金分配的干涉,实行商业银行私有化,允许外国银行参与韩国经济活动;允许银行在规定范围内自主决定利率水平,并与1993年11月开放所有贷款利率。

虽然韩国在20世纪60到80年代不断达成的产业结构升级对经济产生了很大的促进用途,但90年代起,因为其科研体制的陈旧和分散,开发效率低等原因,韩国的产业结构调整失去了支撑,对产业结构的升级和优化产生了影响,商品失去国际竞争优势,韩国经济在出口和长远进步上后劲不足。

4、日本、韩国和中国台湾经济进步经验对国内的启示。

1.加大政府宏观调控。在充分发挥市场机制用途、有效借助资金投入大力进步经济的同时,也要加大政府宏观调控,预防在经济高速进步时产生投机行为,日本20世纪90年代房产泡沫的破灭致使经济一蹶不振就是前车之鉴。国内经济现在也面临着房价过高的状况,这需要国内政府加大宏观调控,抑制经济过热,在引进外资、对外负债方面要符合本国的经济基础与经济实力,降低银行呆坏账。激进的增长模式,片面追求高增长,靠物资、人力和资金投入的外延式扩张的经济进步方法不适应新环境的需要。

2.加快产业结构升级,加强技术革新力度,提升生产率。国内经济正处于“刘易斯转折点区间内”,劳动力由原来的无限供给变为有限供给,当经济越过“刘易斯转折点”后,原来无限供给的便宜劳动力将消失殆尽。面对便宜劳动力的消失,劳动力本钱上升,应当加紧产业结构升级的节奏,由原来需要很多劳动力投入的劳动密集型产业转变为需要很多资本和技术投入的资本密集型产业和技术密集型产业。鼓励企业自主革新,开设研发中心,将一流的技术运用到生产中,提升生产率。如此既能促进国内产业结构的升级,也能加强国内商品的技术含量,增加附加值和竞争优势。

3.加快人力资本积累。伴随产业结构的不断升级,对企业自主革新能力的需要愈加高,企业对高素质革新人才的需要也愈加大。应借鉴日本、韩国和台湾区域的经验,加强教育资金投入的力度,创立科研机构,普及农村高中乃至于大学高素质教育范围,积累人力资本,从量变达到质变,更好地运用高科技,提升生产率。

4.加快养老保障规范改革。当经济越过“刘易斯转折点”后,人口机会视窗关闭,人口红利消失,人口结构将进入低出生率、低死亡率和低增长率阶段,老龄人口抚养比上升,社会老龄化现象紧急。所以,国内现阶段在大力进步经济的同时,也应加紧养老保险规范改革。对养老保险规范的改革,在借鉴发达国家和区域经验的同时,要从国内的国情出发,充分考虑国内生育率水平、政府财政力量和社会筹资能力等各方面原因。

[参考文献][1]金戈。潮涌现象与政府在产业结构变迁中有哪些用途:以港台为例[J]。亚太经济,2008,(2)。

[2]陈文强。台湾经济迅速进步时期贫富差距的控制及启示[J]。开放导报,2009,(4)。

[3]尹贤淑。韩国经济增长方法转变的经验及启示[J]。中央财经大学学报,2003,(1)。

[4]邹德发。台湾产业政策的回顾与展望[J]。中国经济问题,2008,(1)。

[5]中国驻日使馆经参处。日本经济进步对国内全方位建设小康社会的启示[J]。宏观经济管理,2003,(4)。

[6]李非,胡少东。台湾经济进步规律探析———以经济增长、产业结构演变及对外贸易为视角[J]。厦门大学学报,2009,(4)。

[7]刘哲明,焦张义。东亚模式视角下台湾与国内进步模式异同研究[J]。特区经济,2009,(2)。

[摘要]日本、韩国和国内台湾区域分别于1960年、1980年和20世纪60、70年代通过了代表经济结构转型的“刘易斯转折点”,研究这部分国家和区域在经济进步时期和经济转型时期面对资源匮乏、劳动力不足、商品缺少竞争优势等特征采取的针对性方案,对正处于“刘易斯转折点区间内”的国内经济进步有很大的启示用途。文章通过概要经济进步先于国内的国家和区域的经验教训,去其糟粕取其精华,促进国内达成经济由二元结构向一元结构的协调转型。

[关键字]刘易斯转折点;日本经济;韩国经济;台湾经济。

日本、韩国和国内台湾是20世纪亚洲经济进步最为飞速的国家和区域。这部分国家和区域积极借助和兑现人口红利,充分借助这一时期产生的充足劳动力,进步经济,调整产业结构,平稳渡过了代表经济结构转型的“刘易斯转折点”。国内现在正处于“刘易斯转折点区间”内,日本、韩国作为国内的邻国,经济进步和经济结构转型都先于国内,通过学习和借鉴日本、韩国和台湾区域经济进步和经济结构转型时期的经验,能够帮助国内更好地兑现人口红利,迎接和度过“刘易斯转折点”。

1、日本的经济进步经验。

日本经济起飞始于20世纪50年代。日本经济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复苏到高速进步,仅用了十余年的时间。1960年日本颁布“国民收入倍增计划”,目的在于增加收入,刺激消费,拉动内需。1960~1970年这十年间,日本经济每年平均增长率在10%以上,出现新兴集团产业,基本达成农业机械化,全民推行养老医保。1972年日本推行列岛改造计划,土地投机行为风靡,土地价格疯涨,在首次石油危机的一同用途下,日本经济在1973~1975年迎来了战后的一次空前紧急的经济危机。首次石油危机后,日本政府调整经济进步策略,调整产业结构,向常识密集型产业进步。

1980年,日本政府提出科技立国方案,进步新能源、新材料、通讯、生命科学、微电子产业,掀起日本新技术革命。战后日本主要实行的是“吸收性策略”的技术革新模式,即从海外引进一流的技术成就,在应用的过程中模仿、革新、改良与吸收,进而开发合适本国经济进步的科技体系。技术革新是战后日本经济复苏与高速进步的要紧源泉。在经济高速增长时期,技术进步对GDP的贡献率为33.3%,在稳定增长期为19.2%。技术革新对日本经济高速进步起到了核心用途。战后日本的经济高速进步,使其进步成为当今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同时也衍生出了大规模的房产投机活动,致使土地价格暴涨。20世纪90年代初期,日本房产泡沫破灭,日本国内企业和银行遭受巨大损失;技术研究开发滞后,日本90年代的产业结构调整后劲不足。与此同时,日本经济于20世纪60年代跨越过代表经济结构转型的“刘易斯转折点”。

2、中国台湾区域的经济进步经验。

中国台湾作为“亚洲四小龙”之一,经济进步开始于20世纪50年代,其间虽然经历了东南亚金融危机,但依然维持了将近50年的经济增长,直到21世纪经济进步出现逆转。20世纪50~70年代是台湾经济高速增长时期,每年平均增长率约为9.8%。20世纪60年代末,台湾区域经济通过“刘易斯转折点”,伴随劳动力无限供给资源禀赋的消失,面对上升的劳动力本钱和工资率,台湾区域采取了一系列应付手段:

1.经济策略转换。1973年台湾区域拓展了“十大建设计划”: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包括“中正国际机场”、“铁路电气化”、“台中港工程”、“中山高速公路”、“苏澳港工程”、“北回铁路”,兴建高速公路和电气化铁路,扩大港口和机场容量;核能发电厂建设,解决电力基础设施超负荷运转的问题;重化工业建设,包括“中国钢铁厂”、“中国造船厂”、“石油化学工业”,提升生产材料的自给率和机械设施的自治率,促进产业结构升级[1]。“十大建设计划”加大了社会基础设施和基础工业建设,为经济进步打好坚实基础,对经济进步产生了很大的贡献用途。

2.产业结构升级。将策略重心转向方案性工业,目的是产业结构调整,加大科技产业的进步以智能化改造传统产业生产,逐步以出口高级技术商品和优质底价传统商品取代劳动密集型加工出口商品,以常识、技术密集型商品带动经济增长,并配合推行奖励资金投入条例。到1980年,台湾工业比重上升到43.5%,农业比重降低为7.5%,达成了产业结构升级[5]。

3.调整农业进步政策。伴随经济的进步,台湾农业开始面临新的问题。因此,台湾当局于1981年至1983年进行第二次土地改革,推行稻田转作计划和农业升级计划。推进农业机械化进程,推进农业产业升级,进步精致农业,提升农业生产率,增加农民所得。

4.打造完善社会保障规范。1993年颁布推行了社会福利政策纲领、就业服务法和中低收入老生活活津贴;1995年推行了全民健康保险规范;1999年颁布了公教职员保险法。后来又颁布了就业保险法、社会救助法。1994年台湾社会保障支出占台湾当局总预算的8.9%,1995年增加到13.5%[2]。

值得一提的是,台湾区域经济在维持了50年的高速增长的同时,也保证了贫富差距的合理化。

台湾区域收入分配情况的基尼系数除去在20世纪50年代比较高以外,一直维持在国际上公认的0.40警戒线水平以下。这一点特别值得国内区域借鉴。国内区域1997年的基尼系数超越了0.40的警戒线水平,2008年达到0.49。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